品牌入圍:
歡迎訪問中國品牌創新發展工程官網
王治國:迎接建國70周年,展望新未來!
發布時間:2019-08-22    

8月16日,第六屆中國行業影響力品牌峰會如期舉行,一如往常,本次峰會獲得了相關領導、企業家和媒體朋友的歡迎和關注。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王治國在現場致辭。


36665536.jpg

以下為演講實錄:


各位領導、各位嘉賓和在座的各位企業家們和新聞媒體的朋友們,非常榮幸,應邀參加第六屆中國行業有影響力品牌的大會。我已經參加過前5次,每一次都有新的主題,這一屆主要是迎接建國70周年崢嶸70年,同時要展望我們的未來,洞見新未來。作為我們共和國成長起來的,我們這一代人,特別是新中國成立的時候,我已經十多歲了,親自經歷了我們共和國各個歷史階段,它發生的一些重大的變化,特別是我們新中國成立的初期,那時代,我們是艱苦的時代,當然比這艱苦的還有抗日戰爭。我們那時候靠的是文化的力量,靠的是我們的信仰,我們的文化理念,生活極端貧苦,環境極端惡劣,而且在亞洲,可以說世界最強大的敵人,日本帝國主義的鐵蹄下,我們過著凄慘的生活,但是我們中國人充滿了樂觀主義的精神。


有一個歌曲叫“沒有吃,沒有穿,敵人自有送上錢”,“沒有槍,沒有炮,敵人給我們造”,當然給我們造,送上錢,是有代價的,是我們拿著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而獲得的,不是他們心甘情愿送給我們的,新中國成立之初,叫做一窮二白破爛的攤子積貧積弱,在第一代領導人的領導下,以堅強的文化理念,來鼓舞全國人民,很快,戰勝了舊社會遺留下來的爛攤子和帝國主義的封鎖,取得了一個又一個的重大的勝利。


當然,改革開放之后,在我們原來的文化、理論、科技、經濟等等方面的打下的雄厚的基礎,我們有了改革開放的思想理念,使我們面貌煥然一新。在座的很多都是民營企業家,民營企業家是改革開放以后,重新燃燒起來的,我們國家經濟建設的一支重要的企業群體。這個企業群體,國家并沒有給什么更多的錢,那時候國家很困難,沒有錢,也沒有獲得國家多少資金的援助,而是靠著自己創業、創新發展起來,而今天我們已經成為我們國家一支不可缺少的重要的經濟力量,而把它的政治地位和經濟地位,已經寫進我們的《憲法》,黨的章程、黨的報告里面。如果說第一代領導人毛澤東同志,1942年在延安提出了,要發展公營的和民營的經濟,這個民營經濟的概念之后,真正把民營推向一個真正的高峰,那就是十八大以后,特別是十九大,習近平同志多次講,要重視民營經濟的發展,而且也制訂了一些方針政策和具體落實的措施,使我們民營經濟發生質的變化,不僅僅數量上居全國最多,在世界某些國家來講,我們也是最多的。因為我們國家很大,民營企業數量2000多萬家,個體戶4000萬多家,從業人員將近1億8000萬,它解決了我們50%的財政的收入,60%的GDP,70%的新產品,或者新的發明創造,80%的就業,90%的新增就業里邊的總量。這樣一個企業群體,在國家的正確的指引下,特別是要高質量地發展。如果說,民營企業的發展靠著拾遺補缺,小門小戶,前店后廠,或者來樣加工,低級的或者初級的生產階段,而今天我們相當一部分已經進入到世界的行列,成為世界一流的企業,或者一流的產品。這里,我們民營企業起到了重要的作用。特別是在品牌建設上,一個品牌之所以能夠去占領市場,它是這個企業,這個國家綜合實力的體現,既包含有誠信、科技創新、質量的監督、科學的管理,更有文化理念的不斷地提升,這樣才使我們在市場當中立于不敗之地。


今天這個大會,就是要觀察我們的未來,要洞見我們的未來,創造我們的未來。創造未來,既有政府、國家的宏觀的指導,更有廣大企業家和國民的文化素質修養的提高。我們過去,特別是經過建國初期以來,特別是十一屆三中全會以來,我國的科學技術發展很快,這是品牌建設的最核心的部分。而這種品牌的建設,在當前競爭十分激烈,美國有一位總統叫特朗普,我們往往給他起外號叫“特沒譜”,實踐證明他真是沒有譜,今天說的話,明天就不算。他給我們中國一家民營企業做了最好的廣告,華為。我說你們應該給特朗普送去一噸重的獎章,至于用什么材料做,你們可以斟酌,因為他替你們做了免費的廣告宣傳,就像外國一個要人講的,聽總統先生一講,你們這樣害怕中國的5G的企業華為,那說明我今后一定要用華為的產品,因為你美國都害怕,它一定是非常厲害的。


我們民營企業為我們在新的歷史階段,百年不遇的關鍵時刻,挺直了中國人在國際市場的脊梁,現在全世界都知道華為,它作為一個新紀元,一種新技術,可以改變人們的思想,改變人們的生活,改變這個世界,就猶如當年英國在18世紀出現蒸汽機一樣,和后來美國以通訊技術,1895年為代表的劃時代的電子技術一樣。那么,我們進入21世紀,最重要的技術,就是5G技術,5G技術不僅是人與物,它是物與物、人與物,人物相結合的,是一種劃時代的新紀元的產品。


中國何止像華為這樣的5G,我們還有高鐵,高鐵世界公認的有300多項專利,中國就占了84%。我們的調控系統、信號系統、減震系統、制動系統,都是我們獨有的專利技術。我們載著中國高科技產品,而不像當年牽著駱駝唱著駝鈴的歌曲,馱著中國的農業產品、瓷器、茶葉、絲綢,走向西方。今天有了高鐵的速度,很短的時間,中國的產品可以走向世界,而且不僅僅惠及中國人民,同時也惠及了世界人民。我們這種文化的理念,人類共同命運體,而得到了世界發達國家、欠發達國家、發展中國家的一致認同,這就是我們中國最高思想境界的文化的理念。當然,咱們在座的也有文化部的領導,我們把文化和旅游結合在一起,我想一個是高端的、思維的,是不可以用價值和數字來標識的文化和我們的旅游,低端的,需要大家參考,我不是貶低文化旅游事業。我想可能有一個新的景象出現,新的現象。我想不過多評論這件事情,我們要相信中央的決定。當然,前天在烏蘭察布的展覽會上,有人提出一個問題,我說要相信咱們這屆中央領導對體制改革的決定。當然,我相信旅游也有豐富的文化內涵,更多是領導人們去消費、去增長知識,和過去傳統文化的概念,文化是以文化人,是一個綜合的文化思想的理念,包括科學技術都在文化的范疇。


第二個,至于將來洞察未來,剛才講的,過去這段時間,我們民營企業,包括建國初期,文化大革命期間,和后來有一些歷史時期除外,三中全會以后,民營企業重新興起,有的人講,中國民營企業是改革開放的新生事物,我想它是老事物,有新的生命。實際我們的舊社會,我們的民營經濟總量已經占到我們國家經濟總量的63.2%。當然,文化大革命結束后,民營企業全國只有14萬家個體戶,從業人員不足16萬人,占GDP不到0.59%。今天發生了深刻的變化,不但總結成功的經驗,同時也要總結我們在這個過程中,還有一些失敗的教訓。我們很多企業不了解中國的情況,外國的情況,以及本企業的各方面,在你行業里邊的經濟的實力和創新能力,而交了更多的學費,這點我們值得總結。另外,在政治上,在文化理念上,需要進一步地不斷提升,更好地適應國家的建設和兩個市場的變化。至于未來,我相信,品牌不僅僅中國要創造,就像當年日本人那樣,我是1981年去美國采購大型精密儀器和科研教學儀器設備,當時一下美國飛機一看,滿處都是日本的廣告,“車到山前必有路,有路必有豐田車”,廣告本身就對自己的產品充滿了信心、自信,同時,也體現了日本人當時一種文化的理念。至于未來,一定會比今天還好,比過去就更好。因為我們有了經濟的實力,有了科技的創造力,有了我們在國際上的文化的影響力。我相信,一定會更好。就拿我們的5G的技術,高鐵的技術?,F在我們還正在研制的,包括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,許多正在科技的進步,科技的創新,科技的突破做了大量的工作,而且取得了很可喜的成就。


舉一個例子,大家都說能源很緊缺,現在是化石能源的時代。當然,我們在文化大革命期間,一個叫陳春仙(音)的科學院物理所的,到美國專門學習研究受控熱核反應,經過幾代人的努力,今天我們的受控熱核反應以海水為原料,它的氘和氚,能夠生產,能夠達到,在1200萬度,約束的時間是400秒,你想一想,這需要什么樣的技術,什么樣的材料能夠抗住1200萬度,它的約束時間是400秒,400秒是8、9分鐘了。當年,蘇聯能夠達到0.5秒,已經很了不起了,后來它干不下去了。當年我在科學院工作,當時我們做廢銅爛鐵,就像當年買烏克蘭那個航空母艦一樣,成了現在中國大連航空母艦一樣,我們拿了拆拆,制作以后,用自己的科研的力量,自己制造的能力生產出現在我說的,能夠對這種原子彈爆炸產生那樣的能量,我們能約束到40秒,很了不起了。我相信,中國不僅僅在這方面,在新材料方面,比如木材,大家認為是絕緣性的,可是經過數學家的計算,它不但有絕緣性,它還有導電性,還有半導體。同時,它制成的材料是鋼鐵的幾十倍,甚至更高。因此,我想我們展望未來,我們更加光明,我們有科學技術的支撐和引領,我們的企業,特別是民營企業,現在進入尖端領域越來越多。我剛剛從烏蘭察布回來,我們有600多架直升機同時在天空表演,就是我們民營企業在那里進行表演的。我相信通過這次大會交流,哪怕你能獲取一條信息,而改變了你的企業的命運,這就是我們這個大會所期望的。最后祝大會圓滿成功,謝謝大家!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