品牌入圍:
歡迎訪問中國品牌創新發展工程官網
王治國:新時代下民營經濟的機遇和挑戰
發布時間:2019-01-26    

1月10日,第六屆品牌創新發展論壇在北京會議中心如期舉行,本次論壇獲得了相關領導、企業家和媒體朋友的歡迎和關注,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王治國在論壇現場致辭。

王治國 - 副本.jpg


以下是王主席演講實錄:


大家好!

我們度過的2018年是不平凡一年,這一年世界經濟形勢的變化,兩種文化的沖突,兩種貿易規則的碰撞,以及單邊主義、貿易保護主義給我們中國的民營經濟走出去帶來了很大的困難。

再一個是結構的調整,特別是國內方才談到“三個轉變”和“去杠桿”、“去庫存”等等,這些既給我們帶來發展的機遇,同時也給我們民營經濟帶來很大的壓力。2018年,民營經濟仍然以比較高的速度、比較好的質量得到了高速的發展,進入2019年,特別是我們新年伊始,大家聚集在北京,共商如何迎接新時代、新形勢、新的任務和新的社會責任,擺在我們民營企業家的面前。談起中國的民營經濟,追溯到1942年,毛澤東同志在陜北窯洞里頭、油燈下,提出來的一個經濟發展的方針,那就是客觀地、實事求是地發展公營和民營經濟,實行公私兼顧、軍民兼顧、勞資結合這樣一個經濟發展的方針政策,允許個體經濟、私營企業的發展。

大家都知道有個歌曲叫《兄妹開荒》,兄妹開荒一天開將近一畝地,實行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,我想是不是由此經濟學家研究開始的。同時,也發展了民營經濟,民營經濟當時指的就是個體的私營企業,由于這樣一個經濟方針,使邊區的財政、稅收得到了迅速的發展,滿足了邊區人民多樣化的需求,對繁榮邊區經濟的發展起到了巨大的推動作用。當然,這里有軍民結合,就是南泥灣359旅把一個荒漠無人不毛之地建設成一個陜北的“塞江南”,這些都是由我們的文化理念和我們的政策導向所帶來的結果,其實我們是在非常艱苦的條件下,敵人想把我們餓死在陜北這個不毛之地,沒想我們共產黨人把它變成了我們一個向國民黨、向日本反動派發起總共的一個策源地。

改革開放,新中國成立之初,我們經濟總量當中,60%左右是民族資本主義工商業,但是由于我們一邊倒地學習蘇聯老大哥的經驗,而不斷地消滅私營企業,把它當資本主義的尾巴不斷地割,割來割去割到自己快到死亡的地步。十一屆三中全會之初,全國已經徹底地消滅了私營企業,而個體戶,就是不超過三個人的,全國只有8萬家,從業人員不足14萬人,大家可能看過《輕松嶺》錢廣業余時間上山去采點山蘑、野雞、山貨到市場取賣,這就是資本主義,和我們當時的文化理念是絕對沖突的。

到改革開放之前,我們經濟總量只占到我們國家的GDP總量的0.5%左右,經過改革開放40年,幾個數據都超過了半壁江山,50%、60%、70%、80%、90%,這些數字背后有民營企業的血、汗、淚交織在一起,當然也有高興的淚水,促進了我們經濟的發展。今天,特別是當我們達到上面這樣一種經濟發展的速度和質量的時候,和解放初期,特別是抗美援朝之后,我們一些經濟學家認為中國已經到了徹底消滅資本主義的時候了,有些專家、學者,甚至國內最著名的專家學者有四個人向中央在報刊上發表文章,中國到了徹底消滅資本主義的時代了,要把資本主義在中國徹底消滅、絕種,因此不斷地就是方才我說的,出現了0.5%左右的比例。

今天,我們民營經濟隨著國家從數量到質量的提升,民營企業創新的能力,以及我們開發新產品的能力,和走進國內國際兩個市場,遇到很多問題。融資難、融資貴、稅負過重等等,這些我認為都是一個表面的現象,核心的問題就是某些地區、某些領導出現了政治趨向的問題。雖然我們過去已經批判了,雖然過去因為我們在經濟方針出現問題,致使我們短缺經濟的出現,甚至經濟出現低速的發展,我想這些總結了歷史的教訓,以史為鏡,看看我們今天民營企業的發展,我想我們在理論上總結得還不夠,往往看到這些數據,中國的民營經濟和西方的私營經濟有什么本質上的不同?

第二,為什么能在社會主義制度下,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之下,能夠有這樣的速度、這樣的質量、這樣的文化修養、這樣政治的導向,能夠使我們的民營經濟得到快速的發展,對國家、對民族都做出了巨大的貢獻。因此,在理論上應當加以充分地研討,這一點是我今天要說的第一個問題。

至于后邊我要談的問題,我就點個題目了,我想面臨新的形勢,我們還是民營經濟信心滿滿,特別是習主席在2018年11月1日,民營企業家座談會上的講話精神,要破除“三座門”,推倒“三座山”,堅持六項措施和兩個“毫不動搖”,這是我們2019年各級政府,特別包括地方區域經濟的發展領導要考慮的問題。

據我同步的統計,大約有12個部委對習主席2018年11月1日的講話作出了明確的表態,有九個地方省委省政府也作出了明確表態,特別是中央有關部門,特別是中國人民銀行作出了一些數字上的規定,帶給民營企業的貸款總額不要低于國家放貸的50%左右,而且50%當中,國有四大銀行不要低于三分之一,其他三分之二由各商業銀行來承擔。但這些東西落到具體的過程當中還有一個階段,因為我也長期在中央機關工作,往往扯皮會影響我們的發展機遇,這種現象我相信能夠得到盡快地解決,給我們民營經濟發展創造更好的空間,這是一個。

第二個,我要談的民營經濟走出去,沿著“一帶一路”,應當科學地、理性地,特別是要深入了解所去投資國的政治、經濟、文化、風俗習慣、宗教信仰多方面來考慮,不要頭腦發熱,“三拍”,拍腦袋、拍胸脯,最后交學費拍大腿。

第三個,文化理念的問題,要講誠信,不看你的產品,首先要看你的人品,不但要看你的人品,同時也要看你的文化的趨向。

因此,民營經濟在新的一年里,在各個方面,特別是貫徹我們十九大以來各項方針政策,以及習主席的講話精神,任重道遠,希望我們在新的一年里,特別是2019年,又是我們共和國成立70周年的時候,能夠有新的發展、新的作為。

最后,祝我們的論壇取得圓滿成功,謝謝大家!



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